哪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来来去去呢?人的性与爱都是很简单的。完美的高潮不需要灵肉相契,只需要身体默契,而你成不了他眼中的苹果,也只是因为你不是他认定的那个人,仅此而已。


只是听歌时产生的一些感觉
I don't fuck with death so I can't fuck with you 🎶

1. 能赢甲兄,输于乙妹......这话并非什么悲凉的谶语,它只是客观而冷静地阐述一个事实,却不知怎的,听着莫名的不吉利。闵玧其不是信命的人,此刻竟也有些不安,他忽然回忆起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,瞳仁圆而亮,仿佛盲师掌间光润的佛珠。

2. 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他却凭空地蒸发了,如同一颗种子埋进了土里,不知在何处生根发芽。看似羸弱的藤蔓能把大树绞死,再利的斧头也砍不完整片森林,闵玧其微咪了眼,觉着自己是埋下了一个祸根。

3.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。一个人对你好,必然有他的目的,而...

“喜欢花的人摘花,爱花的人养花。”
“但如果爱上一只飞鸟,你应该给它自由,而不是囚笼。”

最近受到很多甜文的滋养 很幸福。
就那种简单的美好和纯粹的喜悦 特别珍贵 可是已经很久没感受到了 自从自己走上割腿肉道路之后。
啊 嘎尾 一个治愈力max的糖坑。
文如其人 不无道理的。

如果用花来比喻男人,似乎不太恰当,花香易销,花形易损,花期有限,那是种美丽纤巧的东西,然而太脆弱了,缺乏一种强韧的筋骨。

但郑号锡有精致的长相,甚至有好看的哭相,五官中某些柔性成分一经泪水无限放大,会给人以梨花带雨的错觉。那些透明液滴划过他线条柔和的脸,像初霁的雨露一路缠吻花的瓣片,有一点楚楚动人的意味,叫观者无端生怜。

说到哭这回事,爱哭鬼这个外号原本是调侃田柾国的,和郑号锡没什么关系。同样的,田柾国对气味的敏感也并非与生俱来,而是有源可溯 —— 数年前一个突然而不突兀的拥抱,在他的感官世界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。

练习生时期的高压环境是一锅熔炉,铁汉也能烘软,而他还只是个小孩,眼窝浅,藏不住...

微博上心灵手巧的妹子 @木晨木_釜山幺妹儿 写的版头里最喜欢的一张 字qiao靓的 而且INU嗑药镜头用在这里尤其妙 完全懂我的小心思😭 感动

文名来源 歌和文内容八竿子打不到一块 但是听着就让人想写点什么 

就像微博上说的那样 DIE 心将死未死 情迷幻不清 

海王星的意象里有瘾症 麻药 毒品 蛊惑 模糊 混乱 海王式的关系当然也要有点这个味道 

但是不浪漫只蛮缠 我的趣味 如此庸俗 :D


“刚在洗手间滑了一下,不小心磕的。没摔到哪,不打紧。”郑号锡心头涌上几分暖意。这伤其实不算明显,方才连它的始作俑者都没留意到,不料竟让忙内远远地发现了。田柾国的确是个体贴而周全的弟弟,小棉袄似的,多的是温情的举动和言语,心细如尘。

但田柾国的细致不限于此。他在队里年纪最小,却有种独到的敏锐与聪慧,很多时候都洞察力十足,总能一针见血地说出些让人无法反驳的东西。

“这样......刚才洗手间的门一直关着,我在外面等了很久,都不见有人出来,原来是哥在里面。哥以后要小心,你是编舞队长,你伤着了,不能跳了,谁来带我们。”他看似完美无缺的谎言显然无法让田柾国信服。忙内静静望着面前不诚实的哥哥,眼神中有浓浓的探...

玩笑终归是玩笑,郑号锡很清楚什么可以嘴上说,什么绝对不能做。他跳舞时最擅长控制动作的力道与分寸,放送中更懂得适时适度炒热气氛,从来都是个收放自如的人。只是关心则乱,金泰亨的一切都让他过于敏感,话一时说得重些,却也没法再吞回去了。

真真是色令智昏。他于破碎的感情里看见了曾经鲜活完整的初心,想起自己吃尽苦头走到今天,为的是在镁光灯下发热发亮,而不是整日伤春悲秋,为一份无果的单恋作无用的惆怅与怀想。郑号锡越来越明白,自己不能再这样本末倒置,金泰亨不是他的归宿,舞台才是。

情爱从来都只能算生活里的插曲,而非主旋律,食之有味当然好,弃若敝屣也不足惜。何况他根本不曾拥有,又谈何失去?男人嘛,应该拿得起放得...


郑号锡闪进金南俊屋里,虎口逃生的兔子似的,心有余悸,微微地驼了背。金南俊靠在床头,往门口淡淡扫去一眼,向床边挪了挪,空出一块位置。

郑号锡害怕恐怖片里的神神鬼鬼,亡魂要索命,丧尸要食人,人死去和活着并没有什么区别,见不得光的欲念同样的旺盛。此时金南俊垂着眼面无表情,手机萤萤的光亮映得他脸色青白,黑暗中显得有些可怖,郑号锡心里就有点不好的联想。但那是金南俊,郑号锡知道他不会从自己身上掠夺什么,待在他身边是绝对安全的。别人总是要从他身上吸收光与热,或许像金泰亨一样,还图些别的东西。而金南俊什么也不求,这使郑号锡分外的自在,甚至感恩。

他走向金南俊的床,像迷途的船受到灯塔的指引,得以回航。他没有大喇喇地...

 
© BlutImAug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