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听歌时产生的一些感觉
I don't fuck with death so I can't fuck with you 🎶

1. 能赢甲兄,输于乙妹......这话并非什么悲凉的谶语,它只是客观而冷静地阐述一个事实,却不知怎的,听着莫名的不吉利。闵玧其不是信命的人,此刻竟也有些不安,他忽然回忆起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,瞳仁圆而亮,仿佛盲师掌间光润的佛珠。

2. 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他却凭空地蒸发了,如同一颗种子埋进了土里,不知在何处生根发芽。看似羸弱的藤蔓能把大树绞死,再利的斧头也砍不完整片森林,闵玧其微咪了眼,觉着自己是埋下了一个祸根。

3.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。一个人对你好,必然有他的目的,而你以为无端招致的憎恶,也不会是空穴来风。

4. 有些人,他的存在就是一种过错,抵上一生也无法偿还。

5. 某种意义上,口红等同于女人的枪支。她装点红唇,是为了去打没有硝烟的战争。

6. “人嘛,早晚都得死,尤其像我们这种人,一般都比正常人死得早些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师傅这么厉害,能不能算出我的死期?” 闵玧其略一举腕,黑色枪口对准了盲师面上的黑超,“说句不好听的,师傅有没有算过自己的呢?”

7. 他爱她,她也爱他,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,也没有什么比这更无用的事了。她要的不止一颗红豆,而是一整个宇宙,他的爱可以感天动地,却不能为她开天辟地,归根结底,百无一用是深情。

8. “金泰亨,你捡的不是一只鹿,是一把枪啊!” 朴智旻从那血腥的小楼内慢慢走出来,意态悠闲,仿佛刚散完一场步,而不是去观摩数十具未寒的尸骨,“他要真是枪,别人出再多钱我也不卖,就摆自己屋里,光看着就是享受。”

9. 姐姐说,爱一个人,就是希望他活下去,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郑号锡相信,这世上真正爱他的人只有姐姐,所以金南俊说出这大同小异的一句话,又有什么用意呢?总不可能是为了“爱”吧?他“爱”他?那也太荒谬了。

10. 他生平最擅长的事是终结别人的生命,此时却恨不得替这个女人去死,即便她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,即便她的人生比他更像一个谎言。郑号锡对血缘这两个字似乎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着,这是金泰亨始终不能理解的,他并不动容,只抬手覆住了他的眼睛。那触感是温凉的,他却觉得指缝间洇出的不是泪,是血。

11. 郑号锡徐徐的抬了眼,往那俊秀的脸上啐去一口血沫:“你还敢叫他哥?你也配?” 田柾国却也不恼,反捏了他下巴,很轻蔑地笑:“有句话说得好,长兄如父,子承父业,难道不是天经地义?他的迟早都是我的,至于你......现在也是我的了。”

12. 金硕珍给他的感觉,类似一种踏实的温暖,未必多么稀罕,却如雪中炭一般,是个贴心的存在。郑号锡从这青年的身上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些温情,单纯的,无私的,仿佛是冰寒地窖中的一豆灯火,尽管微渺,仍给人以无限的希望。他想,也许这世上真有干干净净的善良人呢。

13. “少他娘的装清高......你和田柾国又是什么好鸟。” 郑号锡斜睨着金泰亨,唇角有笑意,却不及眼底,“是,闵玧其是骗了我,但他从来没有亏待过我,如果能被他骗一辈子,我心甘情愿!我这条命是他给的,他不在了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。要杀要剐,随你便吧。”

评论
热度(3)
 
© BlutImAuge | Powered by LOFTER